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黄甦:在期货交易者中蔓延的杠杆综合症

2014/10/21 15:40:38      点击:
一、杠杆带来眩晕感
什么是杠杆?就是贪婪放大器。杠杆的放大作用足以把小猪吹成大象,继而叫再叫一个小猪承受在原始森林和猎人们殊死鏖战的野象所受之恐慌。如果是外汇交易的200倍—3000倍杠杆就是把小鸡吹成大象。+杠杆把期货交易者的贪婪放大十倍的同时,把人的愚蠢、自诩、自以为是、自我标榜也放大了十倍。在这种放大效应的压迫下,理性、智慧、信念、操守会被挤压得很微小、很畸形,有的时候几乎消失殆尽、荡然无存——这就是我们说的恐慌到了极点。
杠杆会给交易者带来眩晕感,就在于对人性放大的不均衡,贪婪被放大十倍,继而恐慌也是十倍,而理性和智慧、判断能力一直处于不断地萎缩的态势。

二、半醉半醒似梦幻
在期货市场半醉半醒似梦幻的病态是普遍存在的,这给人的感觉似乎期货市场是一个病态交易者的市场。
有的人忘乎所以的要挑战市场、战胜市场,实际上都是天方夜谭。就是能够看透市场、详尽的描述市场的人也不存在。因为,要想描述好市场,你必须精通分形几何、线性代数、流体力学、量子力学、概率统计学、群体心理学、金融心理学等等学科的知识,还要有赖于自然科学,尤其是数学和理论物理学学术前沿的发展突破。我遇见过这个市场许多自诩为才高八斗的人,实际上认知状态很叫人担忧。他们认为学哲学的人,会三十六计、孙子兵法、懂周易八卦的就可以做好期货。而他们的所谓哲学就是辩证唯物主义中的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决定论。我劝其在有生之年还是多读两本西方哲学史,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决定论是不足以全面的认识这一市场的。
我看过一篇文章,说什么错误的操作对应一个错误的大脑决定,找出做这个决定的原因,问题也就解决了。这就是胡说八道,我们不谈主宰这个市场的不是我们信奉、认知的认识论的决定论之因果律。仅从浅显的一果多因的角度看也是偏颇和怪诞的。
如果学哲学可以做好期货,我想我们高校的哲学系和马列学院有一半以上会开设期货专业,或者我们目前开设有期货专业的,如中央财经大学、物资学院,可以直接并入哲学专业。
现实中的事情是截然相反的。我认识几个交易者是学哲学的,但交易实在无法恭维,做得一塌糊涂。有一个还是学量子力学的研究生,他们和我讲:如果按照此逻辑推演,华尔街岂不到处都是哲学院,这是一个在期货市场的无知者中传播的奇谈怪论呀。

三、放大自我不平凡
在这个市场中,到处是膨胀和放大的自我。十倍的自我、十倍的周遭、十倍的财富、能不自我膨胀吗?
本来都是平平淡淡的人们,因为来到了期货市场就觉得从此我的生命将与众不同了,将不再平凡。将开始绚烂无比、闪耀光辉的人生,却原来是进入了万劫不复之地,放大之后的智力、智商却在急剧的萎靡、萎缩。这就和大数的暴力破解一样:我们都知道只要“感情”深,铁杵磨成针的道理。最终的情况如何?磨来磨去,磨刀石成为泰山了,铁杵成为金箍棒。这样的荒诞不经的现象在期货市场到处上演。功夫不负有心人,普通的交易者不断学习、不断投入资金、不断地下足苦工、不断地锲而不舍……最终是不断地亏损、亏损、再亏损,功夫负足了有心人!期货市场就在不停的演绎着这个悖论。

四、杠杆——人性贪婪的挖掘机
杠杆的作用就是挖掘出人性中所有、包括隐藏的贪婪。是贪婪的挖掘机,人类有多么贪婪,人类不知道;我们有多么贪婪,我们自己不知道:交易者有多么贪婪,市场知道。
黄甦:什么是期货?期货就是人心不饱蛇吞象的杠杆游戏。我们的贪婪是向着放大敞口的,而我们的智慧、理性是向着缩小敞口的。
每一个期民最终都是叫杠杆扫地出门的,杠杆是散户的绞肉机、绞杀器,几乎所有的人在杠杆中被肢解得粉身碎骨,当然即便这样还有人会高歌: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有人说期货杠杆把交易者的缺点放大十倍,把优点放大三倍。这是无知的说法,和所谓学哲学的人适合炒期货的伪命题一样愚蠢。中国有句古语:利令智昏,当过度放大利益、贪婪时,人的理性、智慧会连一个小孩子都不如的昏昏沉沉。我们在期货市场打拼的朋友,在贪婪驱使下,大多数的心智也未必达到小孩、儿童的程度和状态,比如稚童也知道趋利避害,这本是人之天性,而且知道两害相权取其轻。而我们的交易者都是贪婪到趋利不知避害、两害相权取其重的程度。

五、获胜几率只如此
我们做期货都清楚能盈利者不过0.3%,你怎么弄也是这个比例。我有时在想这个千分之三的比例是不是与技术分析、交易策略、心态理念没有关系而只是这场游戏的获胜的概率,也就是说你怎么参与,怎么投入,期货杠杆化交易实际上只有0.3%的获胜几率。

六、来自对身心的伤害
交易者开始入市是半年十倍,小有收获是一年百倍,逐步亏损到交易后期就是能把本金弄回来就好了。这一个过程,是对身心伤害逐步加深的过程。当然,你也可以说成: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过程。
许多交易者到最后的信念就是:“市场啊,把属于我的还给我。”他们只是为了拿回本金而交易了。
由半年十倍到一年百倍,再到把本金拿回来,是一个交易者逐步亏损的写照。最终支撑下来做交易的精神和物质追求就是:能拿回本金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