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优秀的交易员是经历怎么样的一个锻炼过程(十六)

2015/1/22 20:16:49      点击:
人的一切行为都遵循两条法则:第一,欲望满足最大化原则;第二,阻力最小化原则。当然阻力最小化原则中还包括习惯的力量。比如,你每天早上上班,是因为你需要工资来实现你的生存欲望;你之所以维持现在的工作,是因为完成现在的工作是阻力最小的选择。当然人类的行为在欲望实现最大化和阻力最小化之间出现矛盾时,会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进行权衡。表面上看,这些是我自由的选择,但实际上,可能我的行为就是完全由习惯程序、欲望程序、对阻力的计算来实现的。
         对于交易而言,是否也是这样?我们在市场上的一切反映是否都是注定好了的呢?我们做交易的目的除了盈利以外,还要兼顾其他欲望的实现,比如,成就感等一系列满意程度。美国心理学家有这么一个试验:给一些孩子一颗很好吃的新型糖豆,并且告知如果当时不吃的话,30分钟以后就会得到第二颗。更多的孩子选择了当时就品尝这唯一的糖豆。这并不理智,但这却体现了欲望满足最大化原则,未来在这些不成熟的孩子面前过度贴水了。
           对于我们成年人而言,复杂事件或者说毒品对吸毒者而言是否同样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交易者更乐意于接受确定的小利润,因为这样有最大的心灵满意程度,心灵在某些时候确实是不理智的,一万元的利润产生的满意程度要大大小于10次一千元的利润。欲程序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有数十亿年的历史,改变是绝对不可能的,而用理智来控制欲望又不符合阻力最小的模式。那么是否可以通过习惯程序的修改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如果给上面的那些孩子进行多次的培训,让他们多次感受到吃到更多糖豆的乐趣。是否可以改变他们的行为呢?我想这是肯定的,甚至根据边际效用递减规律,我们还能得知越新鲜的事物,我们产生的欲望也就越大,但时间长了,多次接受感官刺激后,这种欲望会呈现衰减的趋势。那么当小孩子们多次品尝过这些糖豆后,美味的诱惑力就会大大的下降。

那么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够将想做的事和该做的事合二为一呢?
      我们的大脑分为三个部分,左脑、右脑和脑核心。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最先形成的是脑核心、然后是右脑,而最年轻的是左脑。我们的意识、语言、不良情绪、时间感、判断、拼搏动机、得失计算等等都是由这个最年轻的左脑完成的。也许发达的左脑是人类有别于其他生物的原因,但左脑又是大脑中最不发达的一个大脑部分,左脑处理信息的速度和流量要大大低于其他部分。左脑是一个笨家伙,他总是有把简单的事情搞糟的天赋。生活中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现象:我们越在乎一件事物,我们就越可能把这件事情搞糟。意识存在于我们的左脑,而意识只是我们大脑中的冰山一角。事实上,各行各业大师级的人物,之所以能够创造出神奇的结果,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会使用潜意识,这一点反复在体育运动、艺术等等领域内表现,大师是那些能够唤醒潜意识或者说驱逐意识的人。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想得到一件事物,那么我们最好先学会放下这件事物,你越是在乎,你的意识就越是会将其搞糟,你越是紧张,就越说明你是在用笨拙的左脑来控制行为。好在左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培养习惯性的行为。所谓培养习惯性的行为,就是将学习的行为交给脑核心,并由脑核心处理相关细节。要知道脑核心要比左脑聪明的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师的行为就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
      
         当然左脑还有一个主要的功能,那就是解决问题。在左脑的世界里,是一个永远充满问题的世界,而我们存在的意义又在于解决问题。如果我们某时真的没有问题,那么左脑就会暂时的充当裁判来挖掘出问题来,也就是说,左脑有创造问题的天赋。想想也很可怕,我们居然能够创造出问题。
       这也许解释了乐观的心理暗示对于人类行为是多么的重要,如果你总想着你是否有什么问题?现在是否什么事情没有处理好?那么你总会找到一些问题、甚至是创造出一些问题;如果你想着我很好,我很快乐,那么你就会很快乐;如果你“喜欢”忧虑和痛苦,那么你那个善于理会“领导意图”的“左脑员工”,就会创造出足够你想要的东西。
         也许交易应该是洒脱的、交易应该是快乐的,也许这就是墨非法则的成因!有意思的是,左恼很笨拙,它不可能同时关注太多的问题,甚至他只能关注一两个最主要的问题。也许人的一生中某时无论辉煌与落魄,总会有一两个主要的问题有待解决。左脑只会关注未来,而不是现在,这就是为什么可能出现坏情况,要比坏情况出现时有更大的焦虑和忧郁的原因。左脑控制着动机,这也就是我们在“五十而知天命”中讲述的案例的成因。解决问题的行为如果不能编制成为习惯,那么当问题解决了、动机不存在了以后,我们就仍将回到处理问题前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