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对冲基金教父——雷.达里奥

2014/11/19 20:46:51      点击:
上世纪70年代,年仅26岁的雷.达里奥被一家从事零售经纪 预算业务的公司炒鱿鱼后,在一套两居室里成立了桥水公司,自1975年成立迄今,经过39年的努力经营,桥水联合基金公司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管理着1400亿美元的资产。达里奥非常富有,2012年一年他赚了二三十亿美元,在当年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位居第55位。

很多对冲基金经理日夜呆在电脑前,追踪市场动向。达里奥不喜欢这样。用他的话说就是:“几乎每样东西都像一台机器,大自然是台机器,家庭是台机器,生活周期像台机器……”他说,他始终如一的目标就是,弄懂经济这台机器是如何运转的。从1980年代初期开始,达里奥就坚持记录他的投资法则,并根据投资结果来不断修改法则。到今天,这些法则都已被电脑程序化,用来自动监测世界各大国经济运行,以便做出投资判断。在他眼中,经济就如一部缜密的机器。他对这部“机器”的严密理解,使桥水最终成长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

雷.达里奥1949年出生于纽约皇后区的意裔家庭,父亲是名爵士乐手,母亲是家庭主妇,他为家中独子。

8岁,他进入了当地一所公立学校,他讨厌学校里死记硬背的一套,不爱学习,成绩不佳。闲暇里,他开始为自己打工挣钱——送报、割草、铲雪、洗碗。12岁开始,他在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当球童,俱乐部里不少人是华尔街投资者。在这种氛围影响下,十几岁的他投资了人生第一个股票——东北航空,此后股价翻了三倍。运气让他赚了钱,也让他对股票投资产生了兴趣。18岁高中毕业后,成绩平平的达里奥勉强进入了当地的长岛大学。在投资方面,当时的他已建立起了一只价值几千美元的股票投资组合。大学里自由宽松的环境重燃起了他对学习的兴趣,大学成绩拔尖。

1971年,达里奥大学毕业后,因成绩优异被哈佛商学院录取。那时的他已开始交易大宗商品期货——谷物、石油、棉花等。在那时,大宗商品期货属于冷门领域,市场上几乎没什么人做这块交易。1985年,他说服了世界银行退休基金将一部分资产交由桥水管理。1989年,柯达退休基金也成为了桥水的客户。在这之后的20多年里,桥水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退休养老基金和政府主权财富基金(包括中国的主权基金),桥水目前管理的总资产额已经超过一千多亿美元。2011年一家分析机构调查结果表明,桥水是退休基金最信任的投资管理公司。达里奥确信,他在市场中依赖的箴言适用于生活中的其他方面,如职业发展和管理。桥水公司有一本100页厚的《行为准则》,每个新员工都得读它。这本《行为准则》可被视为一本自助手册和管理手册,以及关于自然选择定律应用于商业的专着。

很多经济学家都是从顶端开始关注,他们关注统计数字通胀、失业率、货币供应量,然后计算出这些数字对汽车等行业意味着什么。达里奥用完全不同的方式行事。在任何一个他感兴趣的市场上,他都先确定买家和卖家,估计他们可能需要多少,能供应多少,然后再看他的调查结果是否已经在市场价格上有所反映。如果没有,或许就存在赚钱的可能。区别于大多数对冲基金对杠杆的依赖,桥水屹立30余年不倒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不曾大量使用杠杆,其杠杆率保持在3倍左右。在戴利奥看来,高杠杆的使用就如同玩俄罗斯轮盘赌――赌下去,你的脑袋不免中弹!

他爱好野外打猎,是个自然主义者,也是个冒险家。他曾去加拿大捕鱼,苏格兰射猎松鸡,在非洲擒捕水牛,对他来说,打猎就像投资,重在风险控制;那些看似危险的东西,一旦你理解并掌控了它,便不再危险。

达里奥给出了帮助其成功的关键三项原则:
1、不要让债务增长速度快于收入;
2、不要让收入增长速度高过生产力;
3、竭尽全力提升生产力。

达里奥称:“尽管这些原则是非传统的,它们帮助我成功预测并躲过了金融危机,它们过去三十年给了我很大帮助。“

达里奥称每一次决策之后,他都会反思所以获结果,并且从结果中学习,修正,改善。他认为错误与失败本是人生的常态。但是“错误恐惧症”使得很多人一次一次的绕行“错误”,从而放弃的改善自己的机会。这是因为从小时我们就被灌输“犯错误是愚蠢的,聪明人都不会犯错误”的错误思路。这样的教育没有让人学会如何从错误中吸取养分。

他喜欢达尔文的进化主义,达尔文认为最后能够生存下来的不是最强悍的物种,也不是最充明的,而是最能够适应环境的物种。人类与其他物种的最大区别就是自我反思和学习的能力。很多人不愿意反思自己的不足,讨厌别人指出自己的缺点,这就是因为无法克服自我,太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这是人类最大的问题,也是多数亏损股民的痛苦根源所在。

达里奥说:“任何市场都和德州扑克类似,是零和游戏,游戏规则也不利于散户,而是有利于桥水这样的机构,我们有1500人,每年在研究上花费数亿美元,尽管如此,我们都不能确保获胜。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知道何时不去下注至关重要,因为你加入游戏,就必须战胜我们。”当你交易时想一想谁在买谁在卖可能就会抑制你非理性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