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对冲基金教父-达里奥的人生“禅”

2016/4/18 20:56:21      点击:

有这么一则笑话:讲一堆人生活在监狱里,时不时有个囚犯大喊个数字,其他人就开始哈哈大笑。看守们不明所以,终于有一天,一个看守看不下去了,问他们到底在笑什么,囚犯告诉看守,他们这些人被关在一起很久了,以至于他们对每个笑话都如数家珍,只要有人喊出个号,其他人立马就知道了是哪个笑话。

据说,相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内部。不过,员工不是对笑话如数家珍,而是对创始人雷·达里奥(Ray Dalio)写的员工手册《准则》(Principles)了如指掌,但凡谁提一句准则第N条,其他人便能心领神会。[2]

雷·达里奥在2012年初被业内评为对冲基金史上最成功的基金经理——公司旗下纯阿尔法基金(Pure Alpha Fund)在1975年至2011年为投资人净赚了358亿美金,超过了索罗斯量子基金自1973年创立以来的总回报。[3]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A. Volcker)曾评价说,达里奥的桥水基金对经济的统计分析甚至比美联储的更靠谱。[4]

这家掌管着1200多亿美元资产的顶级对冲基金隐匿在康州Westport的树林里,与纽约华尔街的喧嚣保持远离,达里奥本人行事也异常低调。尽管已跻身福布斯富豪榜,他的生活方式与其他金融大鳄相比,素若僧侣。

达里奥与妻子35年来都居住在康州格林威治镇上一套5500多英尺并不奢华的房子内,平时着装朴素,对金钱物质毫不看重,却热衷慈善事业。

这位60多岁的富豪高瘦,白净,目光炯炯,说话冷洌,没有太多情绪。他的个人生活颇具神秘色彩,不过,曾与他共事的员工还是零星透露了关于他的一些轶事。

达里奥曾经的一名助理在博客上写道:一次,某日本客户去达里奥位于佛蒙特的家中做客,两人出去打猎,日本客户猎到了一只长相奇特的大鸟,达里奥随即把大鸟做成了标本,装裱在匾上,送给客户当礼物,并让这位助理想办法把这只大鸟寄回日本。

助理只得小心翼翼带着大鸟牌匾,跑遍各大邮政快递公司,别人还以为她开玩笑,直到走到了最后一家,走投无路的她眼带泪水地告诉面露疑色的店员,这只鸟必须完好无损地运送去日本,否则她就会丢掉工作,店员终于答应她一试……[5]

另一位前员工也向媒体爆料:

达里奥曾给公司员工发信,征集关于他身上种种缺点的反馈。在邮件里,他列出了自认为有的缺点,包括“缺乏耐心”、“爱钻细节”等,并请同事们继续补充。

这封信果然引来各种反馈,某管理人员就给他列出了十条意见,包括批评他做事常突发奇想,缺乏必要的跟进;常常是他手下员工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去做某件事,他自己却把这事儿忘了……[6]

桥水招人的时候都要进行MBTI职业性格测试,达里奥本人据说是ENTP个性者,此性格被认为是天生的企业家,外向、直觉、思考、感知(Extraversion, Intuition, Thinking, Perception),有创造力,有远见。而另一方面,此性格的人也往往容易过于自信,缺乏条理和耐性。

这些零碎片段,多少能助我们一窥达里奥此人——

他爱好野外打猎,是个自然主义者,也是个冒险家。他曾去加拿大捕鱼,苏格兰射猎松鸡,在非洲擒捕水牛,对他来说,打猎就像投资,重在风险控制;那些看似危险的东西,一旦你理解并掌控了它,便不再危险。[7]

他对日本客户的殷勤,其实也反映在了公司巨大的客服投资上,达里奥非常注重维护客户关系。桥水1000多名员工中,光客服代表就占了12%,专门服务于300多位投资人,而同类的资产超过10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一般只雇佣10个左右的全职客服,占总员工比不到5%,从这个意义上说,桥水绝对是行业佼佼者。[8]

他富有,却不以物质的占有为目的。“徐行不必驷马,称身不必狐裘”,他生活简素,因他经历过财富两极,懂得奢富并不能给人带来更多悦乐。他说,如果他不得不从中选择,则宁愿自己是个背包客,用少量的钱去探索世界,而不愿成为一个做着不喜欢的工作却挣大钱的人。

当然,他最为世人了解的还是他一手打造的桥水帝国,他多年来世界观和人生智慧的总结——《准则》(Principles)一书,以及桥水内部致力于打破人的自我中心、推动人进化的管理文化。

诡异的企业文化

桥水最独特的文化在其宣扬的“极端透明性”:所有员工都可以当面指责对方,无论级别高低、年龄长幼,只要致力于探究真相、解决问题;在背后说人坏话被严格禁止,因为这种行为没有任何价值,只会破坏员工凝聚力;公司内部的会议和通话都被录音,室内甚至还装有录像机,用以记录和调查;各种商业决策,都要对员工开诚布公,以保证所有人都了解真实情况,从而做出准确判断。

公司电脑系统装有“问题日志(Issue Logs)”,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记录大大小小的问题,有些问题听起来完全无关紧要,比如公司餐厅的豌豆太难吃,洗手间水龙头坏了,但对达里奥来说,没有问题是小问题,每个问题都值得员工去彻底解决。

在桥水,员工当众互相批评是家常便饭,脸皮薄的人在这样的文化下难以生存,达里奥想致力改变的就是人的自我中心。他认为,个人发展中最大的障碍就是脆弱的自尊心,人若想获得真相、完善自身,就必须克服“面子”。所以,他鼓励员工之间不断相互批评,直到他们能冷静客观、不带情绪地反思这些指责。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能忍受这种文化,新员工在入职前两年的流动率高达30%,不少人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文化很快就辞职,而另一部分也因性格不合而被公司解雇。不少离职的员工认为,桥水的文化根本像个邪教组织——“一个有魅力的领导加上一整套信条”;公司似乎只关注员工身上弱点,很少表扬人的优点,很容易让人失去自信。甚至有人把这种相互批判的组织文化比作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者就曾批判达里奥其人“易上当受骗、麻木不仁、情商为零、过分简单化、惊人的自命不凡、古怪且错得离谱。”[9]

这些指责并未影响桥水基金这两年不断创造辉煌业绩,也未曾动摇达里奥本人对他的世界观和哲学的坚信。

在《准则》(Principles)中,达里奥说,人都是基因与环境的产物,每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皆受过往经历的影响。所以,在了解达里奥的人生哲学前,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他的人生历程。

达里奥的“桥水”之路

雷·达里奥1949年出生于纽约皇后区的意裔家庭,父亲是名爵士乐手,母亲是家庭主妇,他为家中独子。

8岁,他进入了当地一所公立学校,他讨厌学校里死记硬背的一套,不爱学习,成绩不佳。闲暇里,他开始为自己打工挣钱——送报、割草、铲雪、洗碗。

12岁开始,他在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当球童,俱乐部里不少人是华尔街投资者。那是1960年代股市兴盛期,人人谈“股”色变,更别说俱乐部里的金融大亨们了。在这种氛围影响下,十几岁的他投资了人生第1个股票——东北航空,这是他听说过的唯一一只价格低于5美金的股票。没想到,这家正值要破产的公司被另一家公司收购,股价翻了3倍。运气让他赚了钱,也让他对股票投资产生了兴趣。

18岁高中毕业后,成绩平平的达里奥勉强进入了当地的长岛大学。在投资方面,当时的他已建立起了一只价值几千美金的股票投资组合。大学里自由宽松的环境重燃起了他对学习的兴趣,大学成绩拔尖。

1968年,他读大学1年级。当年,披头士乐队去印度修习冥想,被媒体广泛报道,也引发了他对超验冥想(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的兴趣。在这以后的40多年里,他坚持用冥想来净化心绪。他说:“创造力来自开明之心(open-mindedness)与专注之念(centeredness)——即能以一种非情绪(unemotional)的状态去观看事物。”[10]事实上,他后来的不少世界观或多或少与东方哲学宗教不谋而合,冥想开启了他内省审思,不断求索智慧之道。

1971年,达里奥大学毕业后,因成绩优异被哈佛商学院录取。那时的他已开始交易大宗商品期货——谷物、石油、棉花等。在那时,大宗商品期货属于冷门领域,市场上几乎没什么人做这块交易。去哈佛前的那个暑假,他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打工。也是那个暑假,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以美元为中心的世界货币体系崩溃,他感到自己身处风暴中心,而这种兴奋也促使他进一步钻研货币体系和市场。

进了哈佛以后,全新的案例式教学与开放式问答锻炼了他的思辨力。他全身心享受着 “疯学,疯玩(work-hard, play-hard)”的环境。商学院第1学年结束后,他成功说服了美林大宗商品部的董事给了他助理的实习工作。不过,大宗商品交易在当时依然处于无人问津的地位。

1972,由于之前全球货币体系的崩溃,通胀急升,大宗商品价格疯涨,直接引发了1973年美国的石油危机。美联储不得不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来遏制通胀。结果,股票市场大衰退,相反,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则迎来了它的黄金时机,相关领域的人才供不应求。

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他加入了Dominick & Dominick当上了公司大宗商品部的主管,可惜,未过一年,因股市市场的不景气拖累整个公司陷入了困境。1974年,他跳槽加入了另一家证券经纪公司Shearson Hayden Stone,还是在他最喜欢的大宗商品期货部门任职,给养牛的农场主和谷物制造商们提供风险对冲的建议。

1974年新年前夜,达里奥跟部门老板出去喝酒,发生争执,结果把他老板揍了一顿。同年,在加州食物谷物生产者协会(California Food & Grain Growers’ Association)的年会上,有传闻说他请来了脱衣舞演员当众表演,[11]结果,他被炒了鱿鱼。被解雇后,达里奥说服了曾经的一位客户雇佣他当顾问,在他的公寓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那年,他才26岁。

之后,达里奥结婚生子,成立了自己的家庭,搬去了康州,并继续他“家庭作坊”式的交易投资,他指导公司如何管理风险,并出版经济分析的简报。

1985年,他说服了世界银行退休基金将一部分资产交由桥水管理。1989年,柯达退休基金也成为了桥水的客户。[12]在这之后的20多年里,桥水吸引了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退休养老基金,和政府主权财富基金(包括中国的主权基金),桥水目前管理的总资产额已经超过1000多亿美金。2011年一家分析机构调查结果表明,桥水是退休基金最信任的投资管理公司。

早在2007年,达里奥就已预测到了美国后来的房贷危机。当年12月,深感形势不妙的他特意上访财政部,会见了当时的财政部长保尔森手下的员工,警告说美国或将迎来一场严重的信贷危机,但是,并没有人在意他的预测。他继而又走访了美国白宫,告诉政策制定者银行系统将面临巨额亏损,可惜,他的论断依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直到雷曼倒闭,次贷危机愈演愈烈,政府高层才想起了达里奥先前的预测和分析。[13]

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enry ("Larry") Summers]——奥巴马聘用的2009~2010年美国经济委员会主席——在白宫任职期间,一直都坚持阅读桥水的经济简报,隔几个月就要跟达里奥通一次话,他评价达里奥是个“极其智慧上进的人”。[14]

从1980年代初期开始,达里奥就坚持记录他的投资法则,并根据投资结果来不断修改法则。到今天,这些法则都已被电脑程序化,用来自动监测世界各大国经济运行,以便做出投资判断。

在他眼中,经济就如一部缜密的机器。他对这部“机器”的严密理解,使桥水最终成长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

达里奥的人生观

回望一个成功者的来路,人们习惯用倒叙的方式串联过往,似乎一切都为其铺陈好,成功只是顺水推舟。

然而,人生是一场选择——既为选择的过程,亦为选择的结果。所有寡断后的决绝、彷徨中的果敢,才最体现一个成功者异于常人的底色。

在60年代末,按达里奥的说法,大宗商品交易还是个很小众的领域,并不光鲜热门,他却一心扑了进去,一来是保证金要求较低,如果赌对了,可以赚更多钱;二来,当时全球货币市场的云波诡谲也激发了他研究的热情。他总结自己的事业门道时认为:人应事自己想做之事,而不为别人的期望去活。

在金融市场,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总能乱花渐欲迷人眼,所以,这个行业要求人有清醒的智慧来明辨真假、独立思考。所有草率的结论,都是思维的敌人。这也是达里奥要求他的员工花大量时间互相争辩的缘由,因为草率的代价太高,他会找来身边的聪明人挑战自己的判断,他不在意别人的结论,但却着意结论背后的逻辑推理。

每次决策之后,他都会反思所获结果,并从中结果中学习、修正、改善。

他认为,错误与失败本是人生的常态,但我们的社会滋养出的“错误惧怕症”使很多人一次次绕行“错误”,从而错失了改进自己的机会。

达里奥说:从小学开始,我们的教育总让人认为那些犯错最少的人是最聪明的,“不知”与“犯错”是愚蠢丢人的,这样的教育没有让人学会如何从错误中汲取养分,但在现实生活里这却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在学校成绩出色的孩子到了社会上失败的原因。

有人认为《准则》(Principles)所体现的世界观受到了艾茵·兰德的客观主义哲学影响。在书里,达里奥明确指出:一个人的赚钱力直接反映了其对社会的贡献,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是共生的。这种观念与兰德对理性的利己主义和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的维护相互映照。这个理念也给达里奥带来很多批评,尤其在金融危机后,这种认为“自私无害,利他(Altruism)不道德”的自由资本主义价值观内认为是对华尔街贪婪劣性的粉饰。

此外,达里奥也明显受到了社会达尔文主义、行为经济学以及动机心理学等的影响。达里奥本人倒并未谈过他的思想根基源于哪里,但是,我倒是从他的哲学里还读到了一些东方智慧的痕迹,这也许跟他早年受印度冥想的启发有关。

自然无为

达里奥是自然主义者。他相信宇宙间存在冥冥法则,人类所取得的成就是因为与这些法则和谐统一。无论科学、经济、政治,只有顺应自然之道,才能进步,逆“道”就会招致灾祸。

Jesse Neid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比方说,达里奥认为共产主义(Communism)是由心存善意的人创造出的理想化的社会体系,然而,因它违背了人性之道,所以,只能给社会带来更多的伤害。

达里奥的世界观,与老子的思想相似。《道德经》里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万物皆由道产生,人在天地间,其行为的最高法则也应效法自然之道。而要达到自然之境,就要践行“无为”。“无为”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不妄为、不逆天而为。

这种对自然之道的敬畏,奠定了他独特的价值观和工作、处世准则。

比如,达里奥认为:人们常言的“好”与“坏”都是相对的,实质上是反映了人所属群体的偏好——

塔利班对“好”与“坏”的定义必然与美国人不同……每个群体都会有自己不同的理解。这些理解未必可靠,但所有人对“好”与“坏”的理解,最终都会受到自然法则的检验。真实的“好”,必顺应自然之道,符合客观真相;“坏”则逆天而行,脱离现实。

人是否会受到奖赏或是惩罚,取决于其行为是否顺应“天道”,对社会与国家而言也是同样道理。

再打个比方:当一群鬣狗杀食了一只羚羊,这是“好”还是“坏”呢?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件残忍可怕的事情,然而,这种行为却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它对整个庞杂却有效的生态系统有促进作用:既有利于鬣狗的生存繁衍,也有利于包括羚羊在内的更大的自然体系,因为它能推进物种进化改良。所以,这其实是“好”的行为。

世间万物,包括经济与社会的运行,都有其内在规律。达里奥花了一辈子时间,去梳理金融货币市场的线索端倪,顺势而行,成果斐然。

进化为本

达里奥认为:想要进化——或者说想要变得更好——的欲望,才是人潜在最根本的动力。

尽管人在生命各个阶段热衷于追逐不同的目标,但获得外物本身并不能带来长久的满足,人始终在不断给为自己制定下一个目标,而在奋斗过程中,人不断完成进化。所以,目标只是诱饵,进化才是根本。

他认为:一个人赚钱多少基本衡量了这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大小。

他相信:如达尔文所言,最后能生存下来的往往不是最强悍的物种,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适应环境的物种,所以,很多获得巨大成功的人往往是那些最先观察到环境变化,并很快去学习适应新环境的人。区分人能否成功的重要特性,就是其学习与适应力。

物种要进化,就必须突破自己的界限。痛苦是必然的,痛苦是自然给我们的信号,告诉我们正在接近或超越界限 。

痛苦让人发现能力的边界,超越它,便是自身的进化。

克服自我

人与其他物种最大的区别在于——自我反思和学习的能力。

人之所以有这种能力,是因为大脑中主管逻辑与认知功能的前额叶皮层(prefrontal cortex),它能助人客观分析问题,做出理性选择。

然而,大脑中的另一个部位杏仁核(amygdala)则会阻碍人的理性思考,引发人“动物本能”似的情绪反应(比如焦躁、恐惧等)。

当面对困难或威胁时,杏仁核会让人产生“斗或逃”(fight or flight)的动物本能反应,从而阻滞前额叶皮层发挥理性认知功能。

很多人不愿反思自身不足,讨厌别人告诉自己身上的缺点,是因为这样做有让他们受攻击的感觉,从而本能地产生情绪反应。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了解自己、无法适应环境,去实现目标,就是因为无法克服自我,太过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这是人类最大的问题,也是大多数人痛苦的根源。

这正是他要求所有员工互相批评指责,软化他们的自尊,让他们学会理性、保持清醒的原因所在。

这种消解自我的处世方法,多少反射着禅宗“无我”的智慧。

台湾作家与心理教育专家郑石岩曾说:“清醒的智慧不是存在于自我中心,而是在于自由的心灵。自我中心就像是污垢一样,会障碍思考,必须远离它,才能展现好的适应能力。”

“无我”即要破除我相,不被假想的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所束缚,否则就会堕入自以为是的自我中心,而生活在狭隘的思维和心理空间。

达里奥至今时常晨起做冥想,就是为了清净内心,打开思维,意念专注,摈除情绪干扰,从而客观理性地进行观察判断。

达里奥的选人之道

达里奥基本的人生观,以及他所制定的210条准则,决定了桥水基金另类的公司文化,也包括招人标准。

与其他对冲基金不同,桥水很喜欢招应届毕业生,因为刚出校的学生可塑性与适应性更强。桥水的面试方式也与众不同。

一般的金融公司喜欢以数学概率题或脑筋急转弯来检测应聘人“聪明”与否。然而,桥水并不看重这种解题能力,因为大部分人都能通过面试题库在短时间内提高解题能力。

桥水除了看重学校出身与背景简历,更在意一个人的性格与思辨力。比如,面试者会被问到对堕胎或宗教之类议题的看法,在回答过程中,会不断受到来自面试官的质疑和挑战,从而测出人的抗压能力、自尊心强弱、思辨能力等等。

桥水“诡异”的文化曾受到不少同业者和过去员工的质疑,比如美国雇主评价网站“玻璃门”上写道——

“公司文化太过注重人的缺点和错误,抓住细枝末节不放,磨损员工自信;

达里奥本人狂热迷信其自立的准则,使公司内部充满了偏执狂的气氛;

无休止的批评,缺乏任何赞赏,不停的辩论,没有效率……”

也有不少人认为:桥水的成功与其公司文化无关,纯粹是达里奥个人这么多年来对金融市场经验和智慧的积累。

达里奥已到退休年纪,目前已在逐渐褪去公司的核心管理职责,而未来没有达里奥这个灵魂人物的桥水是否还能维持其华丽的业绩,尚是个谜。

有些员工虽认可这种极端透明、打破自我中心主义的文化,但认为这样的文化只能在桥水初期规模较小的状态下推行,而如今桥水掌管着千亿美元资产,员工也早已突破1000人,这样的文化只会带来官僚主义与效率缺失。

无论如何,达里奥将桥水从当年的个人家庭作坊,发展成今天全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他对人性的洞察、对经济机器的分析,他一手种植起来的人性实验室一般的公司文化根基,和他素若僧侣、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都堪称对冲基金业内的奇葩。

--------------------

[1]【北京实现者社会系统工程研究院经济系统工程中心注】 立雯(美国某行业研究公司高级分析师):《雷·达里奥(Ray Dalio)——对冲基金教父的人生“禅”》,此文(上)载“华尔街见闻”,2013年01月30日,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871,及《投资者报》2013年第8期等媒体;此文(下)之主要内容以《雷·达里奥:对冲基金教父“道法自然”》为题,载《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02月23日;其余文字内容,据立雯女士博客之相关内容补充;除题图外,其他图片系本中心根据相关资料补充。

[2] Alex Howe, Revealed: What It's Like Working Inside The World's Biggest Hedge Fund, Nov 25 2011.

[3] Jesse Westbrook, Dalio Earned Clients $13.8 Billion to Lead Hedge Funds as Paulson Slumped on Bloomberg.com, Feb 28 2012.[4] Man and machine: The Economic Ideas of the World's Most Successful Hedge-fund Boss, Mar 10th 2012.[5] Kathleen O’Grady, What Ray Dalio taught me about Authentic Leadership and Taxidermy, Jul 21, 2011.

[6] Lawrence Delevingne, Michelle Celarier, Ray Dalio's Radical Thruth, Mar 2, 2011.

[7] Bess Levin, Don't Try and Tell Ray Dalio There's Anything Risky About Hunting An Animal Known To Impale People With Its Giant Horns on Dealbreak.com, Jul 18, 2011.

[8] Lawrence Delevingne, Michelle Celarier, Ray Dalio's Radical Thruth, Mar 2, 2011.

[9] Lucy Kellaway, Principles for living we could do without, Financial Times May 23 2010.

[10] John Cassidy, Mastering The Machine: How Ray Dalio Built the World's Richest and Strangest Hedge Fund on The New Yorker, Jul 25 2011.

[11] Kevin Roose, Pursuing Self-Interest in Harmony With the Laws of the Universe and Contributing to Evolution Is Universally Rewarded on the New York Magazine, Apr. 10 2011.

[12] 生平事迹来自Ray Dalio的Principles以及John Cassidy, Mastering The Machine: How Ray Dalio Built the World's Richest and Strangest Hedge Fund on The New Yorker, Jul 25 2011.

[13] John Cassidy, Mastering The Machine: How Ray Dalio Built the World's Richest and Strangest Hedge Fundon The New Yorker, Jul 25 2011.

[14] John Cassidy, Mastering The Machine: How Ray Dalio Built the World's Richest and Strangest Hedge Fundon The New Yorker, Jul 25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