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优秀的交易员是经历怎么样的一个锻炼过程(三)

2014/9/23 15:04:17      点击:
因为我明白这些,所以我并没有为我那位朋友设计一套对他保护更好的方案。我本打算让他不要交易股票,而是交易基金。道理很简单,在政府扶植的前提下,基金能够不可思议的长期跑赢大盘。这倒不是问题的关键,即使买入指数基金也是能够有很多好处的。第一,解决选股问题。股票本来就是少数大大强于大盘,而多数股票都要弱于大盘。加上股民本能上选坏股票的本领(主要是买便宜、占便宜的心态),几乎必然会输给大盘。买入基金可以必定让人尝受股市上涨的喜悦。第二,即使他学不会失败,那么也不会灭亡.对于股票而言,跷跷板效应非常明显。当你套牢在过去的热点中,我几乎肯定你不会在下一轮牛市中解套。热点总是不停的在大盘与小盘、业绩与题材这些相反的概念中跳跃。如果你97年按照业绩买入股票,那么你几乎不可能在2000年的题材市中解套。运气好的话,06年行情可以解套。问题是,十年呀!我们且不说,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否有十年。就是这十年的变化、业绩的变化、时代的变化,是否就已经能超过差劲股票的生命周期呢?96年的绩优股大庆联谊、达尔曼已经离开了我们,昔日的神话长虹发展也早已今非昔比。2000年买入题材股的套牢大军,能否在2010年重获新生呢?天知道!
    思前想后,我还是没有给他这个必然对他有好处的建议。因为我不能剥夺上帝可能对他的恩宠!!我可以从策略上很好的保护他,但是我对他保护得越好,他成熟起来的机会也就越小。毕竟,我创造不了成熟的他,而只能在他现在基础上为他提供他能接受的保护性策略。

     孙子兵法说,善败者不亡。而我要说:不经历死亡的人是不可能出现脱胎换骨的重生。由此可见,反的那面不但是是所有交易者必经之路,也同样是成功的交易者不可或缺的一个必要的过程

  金钱的损失也许并不是最可怕的,信念的破灭才是最可怕的!除非你是最近一年才刚开始从事股票交易的,否则我想你一定看到过交易的反面。如果真的没有经历过,那么想象一下你曾经失恋时的感受吧,似乎天都要塌下来,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仇恨、受骗感、失望等等不良情绪在快速的蔓延........这时你会发现,这个世界都在欺骗了你,现实生活中的“愤怒青年”也许就是真实的写照。你从天堂直接跌入了地狱,你痛不欲生、你的情绪跌落到相反的一面。最重要的是,这一切的变化简直太快了。这时你对股市的评价会变得截然相反:股市是黑暗的,业绩是虚假的、股市中骗子的密度要比黑手党总部还要大、股市是弱肉强食的场所、股市是不公正的,而我们恰恰属于弱势群体、股市是企业圈钱的场所、股市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长期盈利的大赌场、曾经对政府毫无质疑的信任变成一种不能容忍的欺骗与掠夺........这个过程也许是漫长的、但信念的破灭真的是在一夜之间. 

  我个人的经历是这样的:曾经持有一只业绩优良、市盈率很低、净资产很高的股票,但是他却不可思议的在下跌。起初我别无选择,因为我不想面对亏损,所以只好说服自己持有业绩优良的股票可以长期投资。毕竟我是因为价位(相对基本面的业绩)被低估而买入股票,那么我就不可能因为股价被更加低估而卖出股票吧?突然!!我是说突然!!某日该股公布出巨大的财富丑闻、绩优一下子便为巨亏、奇高的净资产居然变成了负数。如果说,在你还没有找到下跌理由的时候,你还能够自欺欺人的话,那么当你找到下跌理由的时刻,你的(业绩)信念会突然崩塌!你会感觉到市场欺骗了你!说实话,这样的时刻我经历了两次,而每次都是超过50%的亏损.

   等你炒作了一段时间,你也有了一段时间的交易经历,多少懂得了一些东西。你的努力不是找到获利的方法、抛弃你与生俱来的错误信念、接受现实从新开始,而是把精力放在埋怨上、指责上。为什么政府没有****、为什么上市公司居然*****、为什么庄家******。也许这时你能成为学术上的专家,指出政府在制定交易规则上如何的不公正,第一、第二、第三.......你能举例很多很多,或者这时你正想着如何向上市公司索赔.......也许没有人第一次就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从别的地方找原因。
    我也不例外!如果大庆联谊没有业绩虚假,那么我将不会失败;如果没有周小川那篇《大雨过后是晴天》的护盘文章,那么我将完成一次绝佳的逃顶;如果没有管理层的干预,那么我将大获全胜.......这也是人之常情,也许我们的教育早就给我们灌输了“是非观念”。黑暗的东西是错误的、我们是对的,黑暗的东西只是偶然的出现,所以下一次我们就会获利。但你是否想过,如果黑暗的东西的出现不是偶然的,甚至有其出现的必然性;如果我们的世界并不完美,除了有光明的东西还有不可或缺的黑暗;如果这些黑暗面是我们无法左右的,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这时的交易者心理上只有两个字:恨与怨。
    我想用庄子的一句话结束,那就是:如果没有黑暗的衬托,那又何谈光明呢?我们的教育让我们错误的认识了世界。黑暗和光明应该是对等的,应该是没有优劣之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