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程家军:去粗取精、去伪存真

2015/3/24 17:12:55      点击:
期货巾帼英豪程家军

由海通期货举办的第二届“海通杯”操盘手大奖赛已落下帷幕,参赛选手程家军以4个月收益率571.98%的优异成绩夺得了大赛的冠军。

唯有亲自走近 才能被奔驰的尊贵气质触动情怀

在交车过程中,程家军笑靥如花,喜悦之情溢于眼表。走进……参与……感悟……收获……,程家军走进期货,走近海通,参与期货实盘交易大赛,感受期货的魅力,收获奔驰轿车,期货界的成功之路在她的身上得以谱写。

交车之际,虽然她一再感谢海通期货为其提供了参与的机会,感谢海通期货提供的优质服务,但我们深知与客户共同成长才是我们工作的本质,客户的成功才是我们最大的喜悦。

唯有亲耳聆听才能被成功背后的积淀深叩灵魂

程家军:收益率571.98%;几乎交易过所有品种;交易模式——追逐趋势和短线交易相结合。从比赛风格看,程家军是一位经验极其丰富的短线趋势交易选手,她持仓时间较短(一般一两天),品种和方向转换也很快,因而是一种短期趋势交易手法。她的这种做法,不但获得了稳定盈利,而且还保持了较高的盈利率。近日,记者就交易理念、交易经验、风险控制等问题对她进行了专访。

记者:请您简单做一自我介绍,重点谈谈您的期货从业或投资经历。

程家军:19年前我毕业于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历史系,毕业后一年多都在珠海新立电子株式会社从事厂长助理兼翻译工作。1993年10月进入中期珠海期货有限公司,两年后离开公司开始了我个人的期货投资职业生涯。去年8月加盟深圳市德信时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上世纪90年代期货市场是个疯狂年代,行业管理和监督机制还很不健全,当时在胶合板、橡胶和绿豆期货上,我都尝到了疯狂的滋味。所以,当时我亏完钱就离开了期货市场,转做其他行业。但有了一定资本后,我又回到了期货市场,因为还是觉得期货市场更有激情,更让人心动。

记者:做期货投资您惯用的交易手法是什么(趋势投资、套利、套保、短线交易、日内交易)?成功的经验有哪些?

程家军:我的交易手法主要是追逐趋势和短线交易相结合。有以下几点经验:一是有利的持仓尽量保留;二是短线的开仓方向尽量和趋势保持一致;三是短线尽量重仓;四是当发现各种有利因素集中在一起的时候,会重仓留隔夜单。

记者:在本届期货实盘大赛中您主要操作的品种是什么?比赛期间,碰到过几波重大的行情?请谈谈您的交易理念、风控原则等。

程家军:基本所有品种我都参与。重大行情记不清了,因为在我十几年的期货投资生涯中见过很多重大行情,所以并没有留下特别印象。谈到交易理念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尽量顺着趋势方向交易,不要逆市操作。不过这句话容易说不容易做,因为对于趋势的理解分歧太多,实际操作时有没有趋势本身就是个很大的问题。至于风险控制,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谁都知道应该严格控制风险,但具体怎么控制值得探讨。风险度就像一把尺子,因为杠杆作用,期货的风险度弹性很大,投资者选择的空间也就很大。传统意义上,也是大家普遍认可的一个标准是严控风险,落实的时候常常从保证金的使用比率来进行控制,例如再好的行情也只动用10%的保证金。但实际操作中,我觉得风险度的选择应该灵活一点,一要考虑资金量,一要考虑你投资期货的目的。无论国外还是国内,基金经理都有一套严格的资金使用控制制度,目的主要就是为了控制风险,但对于国内绝大多数期货投资者来说,你拿他们那一套作为你的资金管理标准,就太呆板了。另外参与期货投资,需要一种激情。我一直觉得,期货在更多的时候是一门艺术,很难想象一个呆板,没有激情的人能搞好一门艺术。所以对风险的控制,我觉得绝不仅仅限于保证金的使用比率,风险度的选择也应该因人而异。有一标准可供参考:每个人选择的风险度能让自己的大脑始终保持活跃状态,看行情感觉比看美国大片过瘾。

记者:您对期货投资的层次如何认识?您认为自己的期货交易理念或水平处在哪一层次?在您的期货投资经历中,各个阶段都碰到过哪些不同的困惑?您是怎样解决并升华到一个更高层次的?

程家军:说到期货投资的层次,这是个比较有趣的话题。在我刚出道的时候,碰到过两个让我15年来一直不能忘记的人。一个人当时30岁,做了半年期货经纪人后满头白发;另一个是台湾人,当时50岁左右,据说来大陆之前还在华尔街工作过20年。两个当年都是研究生水平的人分析市场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分析到最后,电脑上全是各种各样的线,尤其是那位台湾老兄,他电脑上的线密集到经常让你连分析对象——K线图都看不到。这是两个非常勤奋的人,但最后结局是,两个人都黯然离开了期货市场。

学武功要从基本功开始,然后越学越多,水平也越来越高,最后进入所谓“一流高手”的行列。我想说的是,对于我们做期货的人,如果谈到“层次”这个问题,就要多想想江湖中的“超”一流高手是怎么练成的。回到上面那个一流高手的成长历程,在各种武打书的最后,一流高手一定是又经历了一次“从有到无”的过程,忘掉了很多先前学过的东西,最后才成为“超”一流高手。

这实际上是一个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过程。以目前市场中的期货书籍为例,有很多书,我自己只反反复复看约翰·墨菲的《期货技术分析》。600页左右的书,现在我经常用到的东西,如果重新记录下来,大概一页就够了。我从来不敢说自己是高手,但我想如果哪一天我能把这一页纸的内容都忘光,我一定是又上了一个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