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朱宏伟: 认知套利世界,先理清市场背后的要素

2016/11/30 18:51:03      点击:

专访外盘重量组亚军罗杰岛资产总经理朱宏伟

构建完整的价值观和价值体系

“似乎从做橡胶贸易开始,我与期货市场的结缘就已经注定好了。”从外盘重量组冠军、东京商品交易所专项奖第一名罗杰岛资产管理公司(下称罗杰岛)总经理朱宏伟的叙述中得知,他从1997年开始做橡胶贸易,2003—2006年开始参与内外盘套利,也算是国内橡胶行业比较早参与期货市场的人。

A

讲逻辑也讲结构传导

“2006年以前,我纯粹做橡胶贸易和期现对冲,但那之后,随着资金规模跟上来,我就开始做内外对冲。”据朱宏伟回忆,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流动性对市场价格的巨大影响,当时他刚开始做外盘交易,经常“亏国外的钱”,赚“国内的钱”,对此,他一直纳闷儿。后来才发现是流动性定价的问题,也就是从那个时候他便开始做量化投资,逐渐引入一些投资管理平台做程序化交易。

朱宏伟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其实程序化交易的很多逻辑和橡胶现货的基本面逻辑、套利逻辑都是挂钩的。罗杰岛这个名字的发音也代表着他们的投资理念——所有的投资都要讲“逻”辑,讲“结”构传导。

据朱宏伟介绍,罗杰岛资产的量化交易与市场其他人不太一样,他们追求一定要有统计结果,也一定要有道理,即讲逻辑。“也就是说,需要有一个相对的参照物,在过去、现在都有效,在未来也要有效。这才是我们的逻辑来源。”朱宏伟解释说。

投资逻辑本质上是效率问题,交易中衡量资产效率,短周期和长周期需要同时评估,这可以理解为择时择机。“在资本市场胜出的核心,不是判断胜率有多高,而是管理好时间和资金数量的运用。”朱宏伟表示,投资的本质由价格、数量和时间共同组成,而大部分人总是关注价格,但实际上更多的是数量和时间,这样才能完成一个立体的投资。

B

零和游戏要有规可循

从罗杰岛资产的逻辑角度来看,投资机构在期货市场“活得好”要符合以下特性,“首先是少数机制,不能是大家都做的东西,做大家都做的就很难赚到钱,毕竟期货市场是一个零和游戏。”朱宏伟分析说,其次是有正向结构风险管理,要不出现大风险,不出极端事件;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要有逻辑依赖,知道自己靠什么获得收益。

说起罗杰岛资产的逻辑来源,朱宏伟说:“我们自己有一个定价系统,做橡胶首先是做橡胶期货,很多事情都要从期货角度考虑,要懂规则,懂博弈。”

期货市场有很多规则,如交割规则、交易所的规章制度等。“我们做交易依赖于这些规则,因为这些是稳固的、有确定性的东西。就像我们很大程度上依赖期货市场的交割机制,交割就像是最后摊牌,到底涨不涨,值不值这个价钱,我们需要翻开来看一看。”朱宏伟认为,交割机制是期货市场很有趣的一点,长期做期货最终很多都是利用交割机制。同时,期货市场可以有各种各样的预期,本质上来说,这些预期就是靠多空博弈完成的。因此,要考虑靠市场博弈的逻辑——多空势力此消彼长,筹码如何分布,各自的收益风险比如何平衡。

另外,期货收益曲线不是独立存在的,它总是依赖于某个合约载体。“我们做橡胶期货就要知道它与橡胶行业的现实情况有什么关系。现货和期货总是有关系的,一方面要看价差结构,期现价差、内外价差、远近合约价差、盈利率、相关性。”朱宏伟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另一方面要看准合约标的,即现货层面,基本面的驱动、库存规则、现实产业盈利率的传导、进出口的特征都有规律可循。

与此同时,还需要考虑宏观面,对资本市场来说,本质上还是由宏观因素决定的。虽然橡胶归属于大宗商品,但期货市场归属于整个流动性定价体系,而流动性受货币驱动。“比如,利率对市场整体的影响、货币对实体企业周期性投放等。期货市场流动性永远有预期和摊牌两个属性。”朱宏伟解释说,预期就是猜测、预判;摊牌就是看预判对不对。这也是罗杰岛投资做交易时一个重要的稳定依赖和参照。

C

保持稳定盈利,灵活应对也需不忘初心

对交易者来说,参与实盘大赛,不仅能找到自身价值,还能与很多高手交流。于朱宏伟而言,他最终是为了资产保值升值,共性地组合时间价值才是他所追求的重点,但市场上各个账户之前是有差异的,时间效率也是有分布的。

朱宏伟认为,评估一个人做得好不好是长期的存活,需要看背后是否有合适的收益逻辑来支撑。他说:“我们能赚钱依赖的就是一个可持之以恒的价值体系,有稳健的资产管理方法。实盘大赛获得一定的成绩,反映出的是账户在某一段时间符合了零和市场追逐收益风险的愿望,说明一段时间内我们的认知与市场匹配。”

其实,期货市场更多的是追求一种平衡。虽然收益和风险的平衡更具有价值,但也有很多人会更关注业绩。“评估一个交易做的好,量化方式有很多指标,如收益风险特征、指数特征、稳定性、交易管理的应对、盈亏应对等。”朱宏伟说,不过,要看一个人能不能长期在期货市场存活下去,还是要看有没有一些稳定的规律掌握在他手里。

从朱宏伟的经历来看,不被市场淘汰,首先要做到对参与品种特性有专业性了解,还要认识到自己不是在“炒期货”,而是在进行一种投资行为。“我们做研究不是为了做市场分析,而是为了达成交易结果,看交易是不是可以获取价值、屏蔽风险。”朱宏伟认为,做交易需要从价值角度、风险角度、杠杆角度、流动性角度等,形成一个完整的价值观和价值体系,在追求价值的过程中,做好交易管理,保持活着。

“这个体系的形成少不了学习和总结,但很多东西并不是学习和总结就可以获得的。我们走到今天也是经历了很多风浪和困难,我觉得,所有看起来闪光的东西都是过去的疤痕造成的。”回想起过往,朱宏伟感慨道,从这些经历中学到有些东西不能碰,有些东西必须规避掉。

据朱宏伟介绍,罗杰岛资产的价值体系已经成熟了七八年,但他们的价值体系也遵循一定的原则。一是随波逐流,不断应变,持续扩张自己的格局,去丰富这个体系;二是要有一个核心,也就是在市场存在的优势要素。他说:“保持住这个核心,才能构建对世界的完整认识。这个世界永远看不完,但你擅长的那个东西和市场共性的吻合却是稳定的,所以风浪过后也要不忘初心。”

罗杰岛资产的核心就在对冲结构上。“我们可能在现货和期货市场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但把两者关联在一起,做一些对冲结构的套利,作为贸易商出身的我们就有很大的优势。”朱宏伟表示,他们本质上不把自己划入操盘手行列,而作为投资者投资于某一个市场,期货、现货、境外的美元账户或者国内人民币账户都没有区分,这些统统是资金流转换头寸的持有。

D

认知套利世界,先理清市场背后的要素

在期货市场风风雨雨20多年,朱宏伟觉得,期货市场本质上还是在为实体产业调配资源,它制造高波动,通过流动性促进市场变革,驱动效率提升。他说:“很多人迷恋于期货市场赌多空,也有很多人期望于期货市场的高收益或一夜暴富,但赌多空总有一定的偏执,求高收益总伴随着高风险,而这些恰恰是我们要避免的。”

“实际上,对期货市场的认知可以组成一个完整的世界观,期现、交割、政策等很多东西都有相对完整的格局,国内外市场都一样。我们在期货市场通过曲线变动可以去挖掘背后的很多因素,这能帮助我们增进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朱宏伟认为,从表面上来看,期货市场的标的物,要么是投资价格、要么是投资价差、要么是投资波动率,但期货市场之所以丰富,是因为这些背后依赖的丰富要素,而这些要素特征也是需要掌握的。

“在实盘大赛中,我们的参赛账户都是做套利交易,橡胶是最主要的交易品种,主要考虑到橡胶是具有季节属性的农产品。”朱宏伟分析说,首先,利用季节性规律可以做远近套利;其次,从商品自身的规则出发可以做成本套利。如果一段时间内某一商品的价格低于供给成本,同时有流动性的折价且遇上高库存的交割周期,往往会遇上一个价格底部。“成本套利就是在流动性不足的时候买入,等流动性恢复时就会有所收益,这就相当于不良资产收购。”朱宏伟说。

具体来看,内外套利是依托国内外品种之间的传导特征。“但这其实也不是依赖纯粹的期货市场驱动,还依赖于产业链的传导。”朱宏伟提到,市场中最理性的是供给端和消费端——生产者总是什么价格高生产什么,终端总是哪个便宜消费哪个,而罗杰岛资产可以屏蔽不理性的东西,找到产业链理性的依赖。

除了橡胶,罗杰岛资产也会做多品种配置。“现在资金流在全世界流动,我们就做一些替代品的套利和对冲。选择哪些品种,关键是看它能否替代或者表达我们遵循的逻辑,以及当时处于怎样的市场环境。”朱宏伟认为,如果利率不断下降,货币不断增加,流动性市场做多都是有价值的。

E

善用量化机制,构建体系时要扬长避短

在交易的执行层面,罗杰岛资产基本采用量化策略,在他们看来,量化本身就是严谨、效率的代名词。“它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它是逻辑和统计的统一。”朱宏伟认为,在交易层面采用量化方式,执行能力更为坚决,没有心理认知等方面的干预,就可以更好地保持中立,做到理性管理。

然而,量化就是去除了人性,克服了人性弱点的交易管理体系,一切从资金曲线考虑,这个体系既管风险也管效率、优化和组合。据朱宏伟介绍,虽然本质上管理本身不创造价值,规避风险不代表就会赚钱,但真正风险的源头是从逻辑上考虑的,盈亏同源,就要从收益的来源上考虑风险。

近几年,期货市场的意外因素和“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朱宏伟提醒说,管理体系也需要从极端的角度来做组合和配置,把极端的应对处理分成风险事前、风险事中、风险事后。事前是预期看法,事中考虑基差风险和入金时候的风险,事后要不断调整优化,去匹配新的变化,三者加一起才是真正的体系。

“量化产品其实是不断地优选和排序。比如,哪个品种流入流出资金大,我们就跟哪一个品种,我们也对波动率和流出资金进行优选,合适的都可以参与。”朱宏伟侃侃而谈,如果是期现套利,就偏向橡胶多一点;如果是基本面升贴水逻辑,就不限制品种;如果是宏观层面的策略,大类资产的组合配置就是主要逻辑,而且逻辑要保持稳定,但不一定单一,毕竟零和市场对单一逻辑的依赖比较脆弱。

在市场逐步发展的过程中,罗杰岛资产早已不再使用单纯的量化策略。朱宏伟认为,一般而言,投资机构都是有多个策略相互攻防配套起来应用的。要有应对价值的体系,也要有应对风险的体系,还要有应对流动性的体系,以及应对持仓容纳性的体系,这背后其实是有一系列的单一策略组合完成的投资结构,但也有单一的策略不断多次进出场。“任何一个投资组合长周期的价值观和短周期的现金流都需要同时考虑,有时候看起来好像一个策略是一笔单子从进去到出来,但实际上,也许一个周期中间已经被切割过了几次甚至十几次。”朱宏伟说。

对于一笔单子的持有时间,罗杰岛资产在境外市场的持有周期相对国内周期也不一样。“比如,在日本市场,我们的交易周期就比较长,因为它的流动性不如国内。”朱宏伟向期货日报记者解释说,同样一个判断,可能在价值层面上没有太大差异,但一年到头我的交易成本是你的十分之一,我就比过了你。因此,罗杰岛资产做内外套利,一般情况都是国内周期短一点,国外周期长一点。“国外就是流动成本和冲击成本比较高、交投不活跃,不断干预就是增加管理成本。其实很多时候,期货市场的输赢更多的不是价值判断赢了价值判断,而是成本控制赢了成本控制。”朱宏伟总结说。

F

流动性扩张时,明确定位并扎根产业

国内私募基金走向阳光化道路时候,罗杰岛资产就加入到了这个队伍中。“现在我们在管理自有资金的同时,也在市场上发一些产品。”朱宏伟表示,在这条路上,罗杰岛资产也有自己的定位。从交易本质出发,他们把自己定位成一个长线的、持续盈利的投资者。

在朱宏伟看来,资管是通道概念,发产品是杠杆概念,杠杆和通道都会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他们首先是定位自己。此外,也要意识到,期货市场的交易还需要回到产业角度——避虚就实。

2015年以来,市场已经走出了新的轨迹,在大宗商品市场中,结构周期与流动性周期出现错位,市场博弈也在增强。“应对如今的市场,就要进一步放大格局,从更宏大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时,还需要从最底层市场寻找理性逻辑。”朱宏伟认为,在流动性高度扩展的时代,不能总是只想着短期盈利,一定要有长期的定位。

未来几年,罗杰岛资产也计划将精力投向寻找到应变当前环境的有效投资体系上来。朱宏伟表示,现在大宗商品处于整合期,产业链、经济结构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未来无论是在现货市场还是期货市场,只要一个人的行为能为底层产业链提高产业效率,市场自然就会有所回报。毕竟,经济效益最终是由底层产业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