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亏钱了咋办? 美食是最好的慰藉

2017/2/25 21:47:52      点击:

宫崎骏说“美食是最好的慰藉”。人的胃口是有记忆、有情感的,这种记忆和情感都特别坦诚,骗不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

之前一期《纽约客》的美食栏目介绍的是一家拉面馆,作者在Instagram上调查民意,发现从美国大选尘埃落定起,失落的纽约客们埋头于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的照片大面积刷屏。作者于是宣布,拉面已经成为纽约新一代的“慰藉美食”。

作为文化含义远远比字面意思厚重很多的词组,“Comfort Food”很难被简洁明了地翻译成中文。我的理解是,在我们失意、低落、没有胃口、觉得了无生趣的时候,能抚慰我们的情绪,让我们眼前一亮,胃口大开,重新发现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人生也有很多可恋之处的是食物。

宫崎骏说“美食是最好的慰藉”。人的胃口是有记忆、有情感的,这种记忆和情感都特别坦诚,骗不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被娶回家的四姨太颂莲,执着于一碗菠菜豆腐。我发现这个情节在原著《妻妾成群》里是不存在的,女学生陡然成为姨太太,所有的格格不入都具体表现到一碗菠菜豆腐里面,这也是编剧用来表达抽象情感概念的一种惯用手法吧。可是既然把背景从潮湿阴冷的江南改到大红大绿的西北,菠菜豆腐就远远不如一碗加了很多醋和辣子的酿皮子合理,让人觉得编剧的安排欠考虑,不讲究。

出国之前,朋友请我吃饭为我饯行,问我要吃什么,我说要吃烤鸭。结果烤鸭端上来,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后来逛商场,在美食广场吃了一碗酸辣粉,顿时浑身舒坦,原来酸辣粉才是我的慰藉美食。朋友劝我再来一碗:“到了美国也许不难吃到北京烤鸭,但很难吃到一碗正宗的酸辣粉。”不幸被她言中。

我在美国的第一个星期借住在一对美国老两口儿家里,老两口儿几乎不下厨,我第一次见识到一盘生菜沙拉就能算一顿饭,一个星期下来减了好几磅。在中国超市终于找到馄饨皮和肉馅儿,没有买辣椒油和辣椒酱,买了几个墨西哥小辣椒,回来包馄饨,汤里撒了切碎的辣椒,鲜辣清爽。老两口儿表示好奇,跟我们学着包馄饨,馄饨出锅也捧场地吃了一小碗,礼貌地说真好吃。等他们吃完离开厨房,我把剩下的大半锅连汤带馄饨吃了个精光,吃完摸摸肚子,发现慰藉美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让肠胃变得格外有弹性。

在美国混迹十多年后,慢慢习惯了午餐吃得简单清淡:一个三明治,一盘蔬菜沙拉,有时候甚至是水果加酸奶,能填饱肚子,却不费事费时,饭后也不容易犯困。可是如果有选择,我还是希望能有一碗热汤面,汤汤水水的,是减肥人士最大的敌人,也是无法抵御的诱惑。吃完以后五脏六腑都陶然忘忧,最合适打个漫长的盹儿。因此,在我的慰藉美食名单上,热汤面永远排第一位。

随着去国离乡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个名单也无限地扩张了,除了酸辣粉、肥肠粉、叶儿粑这些四川人传统的慰藉美食,还有离开四川以后才吃到的糖炒板栗、鸭血粉丝、皮蛋瘦肉粥、腌笃鲜、白切鸡、芦蒿炒臭干……

原来,慰藉美食往往是和家有关的,家既包括我们的生身之地,也包括我们漂泊途中短暂的栖身之处,以及关于那些不可复制的往事的所有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