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期货高手

真正投机市场上的天道是什么?(7)

2014/7/14 17:34:55      点击:
“以后走霉运那天,把你家狗关到一个房里,然后拿鞭子狠狠打,但是也别把它打成重伤,只能皮肉之苦,打得你感觉狠狠地出了一口气便住手,霉运就由狗代你受了。下次你再好好地款待款待补偿你的狗。霉鬼就是喜欢看到你或者跟你相关的东西倒霉,让它发泄一下才能平息。”

不管有理没理,试一试无妨,再说这狗一直跟着我没少享福,也弄点苦吃吃,体会一下苦日子的滋味,懂得珍惜幸福时光,TMD。

于是在接下来我每次怀疑又走霉运的时候,就是它走霉运的时候了。

到后来,我再感觉走霉运,去找它,它一看我的眼神,早溜之大吉。即便我感觉走吉运,招呼它来,他也躲得远远的了。

后来我觉得我非但是走火入魔,而且一是无义,二是愚蠢。

人只有演自已才会出色

经朋友引见,我见到了邓来西先生,当时他正在公园里骑着一匹大马,嘴里叨着一根烟斗,悠闲地转来转去,生活中这么悠闲的人我还很少见,至少没有人会这么张扬,等邓先生溜完了马过来时,我发现他长得很象电影中日本鬼子的样子,微褐色的脸上充满一股盛气,上嘴唇留着浓密的胡须,还穿一身白色西装,走起路来也派头十足的样子。我一开始认为这样的人很难相处,不过随后不久我改变了看法。

邓先生有自已的珠宝与黄金经营公司,我们一起参观了他的公司,公司确实很气派,富丽堂皇,只是他个人的办公楼很有意思,里面装饰得稀奇古怪,欧式风格里面还把中国的孔子和老子像陈列一旁,许多的地方都是洋不洋土不土的,也不知蕴含什么意思。不过,装饰表相这些东西我通常不会放在心里,许多人喜欢附庸风雅我是知道的,我最崇尚的是精神境界的追求。

我对期货这个东西,已经不仅仅是当赚钱的事情了,而是觉得这是一种涉及极深极广的领域,我感觉它是个哲学心理学自然社会政治经济军事天文地理无所不包的东西,并不简单是个什么操作技巧的事。有谁能在这里面取得极大成功,必定深明其理,所以我更迫切在乎这个理,想知道成功者有何说。

在参观过他的公司后,我怀疑他的事业他的富有,可能并不是从期货上来,也许他也做期货,但那只是有钱人附带玩玩而已,朋友把他吹嘘成了期货神仙。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邓来西让其它所有人到另外的房间去打麻将,喊来一个女主管去把他们服侍好,房间只留下我和他单独谈话。
邓来西然后说:“我知道你的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听我讲完,你不要轻易打岔。”
邓先生继续:“恕我直言,钱先生,当我一见到你的时候,直感告诉我,你是一个适合搞学问的人,连做生意都不太合适,我也知道你做什么样的生意,你的生意在我们眼中也实在微不足道,期货上你更不要染指,期货里面的事情我们清楚,不是你们玩的。”

“许多人尝试想走期货这条道路,他们看中了金钱而轻易地选择了职业,这是一个悲剧,我并不是站在今天的这个位置上跟你说这样的话,在我如今的财产以亿来做计量单位的时候,我仍然觉得钱不是我努力赚来的,他只是我人生自然的展开的一种附带的和自然的结果,是我找到了自已的角色演好了自已获得的掌声和回报。”

“一个优秀的演员并不是总能演活每个角色,只有演他自已才能演得最好。每个人都是演员,有的人在演自已,有的人在演别人,只有演自已的人才会很出色。千万不要因为金钱的吸引而选择工作,那样不会令你愉快,更糟的是,你既干不好它又令你不快,甚至影响你的健康和生命。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并不幸运,他们一生都演错了角色。”